日日撸 夜夜撸_草榴社区最新ip地址_撸一撸_九月我不撸
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与怀孕的前女友在医院做爱
 

    与怀孕的前女友在医院做爱

    时间:2018-02-09 老婆的妈妈患有高血压,老婆偶尔会帮她妈妈去医院拿药。前几天她妈又打电话给老婆,请她隔天再去医院帮她拿药,刚好老婆临时有事,便由我代劳去帮丈母娘拿药。这让我想起两三年前,曾在医院的病床上搞过高中时期认识的旧情人的往事。我在高中时曾交过一个女朋友--雪芬,我跟雪芬是高二暑假在工厂打工时认识的。雪芬是念高职美容美髮科的,高中毕业之后,我到北部念大学。而雪芬因为家庭环境的关係,并没有继续升学。她到高雄一家髮廊当学徒。分隔两地的结果,彼此之间越来越少交际,就已经很少碰面了,在电话中聊天也越来越没共同的话题,没一年我们就分手了……大学毕业后,我就去当兵了。 当完兵退伍后,我又回到北部工作了。这十来年,我们几乎不曾再有过联络了。但三年前,有回我在街上买东西时,竟然又碰到她。虽然她看起来有点胖,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她了……她五年前嫁到这边来。 真没想到时隔多年,我们竟又异地重逢。后来又陆续见了几次面,就很快热络了起来。不过她的婚姻很不幸福……先生是做泥水工的,因为经济不景气,工作很不稳定,连带收入也不固定,原本她先生就有酗酒的习惯,现在更因工作不顺遂,反而变本加厉只能以酒精麻醉自己,每次酒醉还常常打她……那时候,雪芬都已怀有六个月身孕了。有一次,她先生又在家里喝酒闹事,两个人就起了冲突,她老公甚至还发起脾气动手打她。结果,她老公发完脾气就跑出去了。她在家里一不小心就跌倒了,痛得赶紧自己叫计救护车载去医院。 经过检查,幸好没有大碍,胎儿也没影响。不过医生还是叫她住院观察个几天,确定没有问题之后,再出院。而她先生酒醒之后虽然有去医院看她,却是待没多久,就又跑掉了。她越想越气,就打手机call我。我赶忙跟公司请假跑去医院看她。我到医院时,她正躺在床上吊着点滴。 那个病房有三张床,刚好那时候其他两张床都没病人入住。我就拉张椅子坐在她旁边,陪她说说话,也聊起以前高中的往事……聊着聊着,我们竟谈起我们年轻时还在念高中的时候,两人第一次做爱的情形……两个十六、七岁的小孩子,第一次做那种事,当然是趁着家里大人不在,两个人躲在家里房间,乱搞一通,没插进去还不打紧,还乱喷一地,真是超尴尬,超紧张的……提起这些陈年往事,年少轻狂啊,也难得让雪芬苦闷的脸上露出笑容。因为她是穿着医院发给病人穿的衣服,是那种连身裙式的宽大水篮色套衫,很类似家里穿的睡衣。 胸前有一排钮扣扣着,下半身的裙身连腰带也没有,整件衣服显得相当宽鬆,不过倒很适合雪芬这种孕妇穿上。穿着这身衣服,不知是医院的规定,或是雪芬为图个方便,她并没有戴上胸罩。裙身已经够宽鬆的了,再加上质料有点薄,便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里头穿着一条白色的三角裤。雪芬并没有把全部的钮扣全扣上,还留一个缝透着。从这个缝隙可以很清楚地看到,那两粒浑圆的肥奶偶尔晃动的模样。咦?!印象中,以前念高中时雪芬胸部没这么伟大啊?!严格讲起来应该还算是平胸一族的!几时长成这般肥美的美乳呢?! 之前在街上遇到她时,由于她的穿着颇为老气,全身包得密不透风,丝毫看不出来她的上围藏着如此惊人的美乳啊……以我目测,至少应该有36D吧!!她的奶子坚挺浑圆,就像果冻般QQ软软地挺着,虽然有衣服罩着,但双乳的奶型,还是能够明显地看出来。 所以她胸部的这对D奶也就轻易地将衣服的前胸部份高高地往上撑起。啊……水啦……一时之间,真是让人想给它咬一口下去啊。这随之而来的冲动,竟也让我裤档里头的老二莫名其妙地勃起了……于是我就告诉她,刚才因为看到她躺在床上如此撩人的模样,可勾得我的小弟弟凶起来了。她听我这样一说,一开始脸上还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;没多久竟也噗、噗直笑了起来。「我现在这样可没办法帮你灭火哦……」 她倒亏起我来了,「不然……帮你打手枪如何?!」 哈,这小妮子果然够贴心。「这样不太好吧……你还躺在床上呢……」 我站到她床边,握着她的左手,像呵护情人般说着。「十几年没见,你的胸部尺寸也长大了耶……有D罩杯吧?!」 我贼贼地问道。「其实是36E啦……」 她自己说着说着小嘴都有些不好意思地往上嘟起,一副她也是千百个不愿意的囧样。「哇~啧~啧~」 我听了口水都快流出来了。「那你老公哩?!」 「别提那个烂人了,他不是跑去喝酒,就是去赌博了,工作也不好好做,我真是快被他气死了……」 说着说着眼眶又泛红了。「好、好……别提……别提……」 我百般不捨地安慰她。不过等她心情稍稍平静之后,她还是跟我提了些这几年来她的生活概况。她事实上已经离过一次婚了。高职毕业之后,就到高雄一家颇有名气的连锁髮廊当助理。她跟我分手之后,陆续跟她们店里的男设计师、客人交往过,可是时间都不长久。她在那家连锁髮廊待了五六年,存一些钱,就自己出来开了一家小美容院。 她的前夫原本是她的厂商。两人在一起时,原本也没打算结婚,只是雪芬突然有了小孩,雪芬不想拿掉,为了小孩两人只好仓促结婚了。谁知,婚后她前夫沉迷于六合彩,最后连原本正常的工作都辞掉了,甚至还当起组头来了,想说这样稳赚的。哪晓得几次输赢之后,得罪道上的兄弟,几次该收的本金收不回来,该放的彩金,赢家又不能不给,最后选择落跑一途。落跑前还逼雪芬签字离婚,狠心地抛下她们母女俩。 她现在的这个老公,则是她前夫的好朋友,因为彼此都认识,在她前夫欠债落跑之后,因为她有个两岁的小孩要养,她现在的老公知道她处境可怜,就三不五时地接济她。雪芬刚失婚时一开始还觉得要有个男人可以依靠,她也认为他还不错就跟着他了。没想到,又再次受到伤害。 她现在的这个老公,在南部原本是做工程的小承包商,这几年南部的建筑业一直很不景气,他又是酒、色、赌样样都来。景气好时,这些开销可能还可以应付。景气一旦陷入长时间的低迷不振,自己又没自觉要保守因应,当然再多的金山银山也不够花。于是事业就在挥霍之中垮了。 所以,这几年就靠着四处打零工维持生计。因此她也是去年才跟他从高雄上来北部落脚,她跟前夫的小孩还特别让自己的妈妈先帮忙带着。她自己是还有一技之长是还饿不死。原本打算在这儿租个店面开个美容院,应该勉强可以过活,没想到一时之间又怀孕了,一切只好等生完小孩再说了。「你的手好冰哦……」 听她说完这些,我弯下腰,很自然地握着她的手亲吻了一会儿。「嗯……」 她抿着嘴望着我,眼珠子又快要掉泪了。也许是心疼这个旧日情人的辛苦处境,我竟很自然地凑过她的脸颊,吻了起来……「小树,你好好哦……谢谢你呢……」 雪芬心生感激地说。「嗯……你现在这样子,我也很不捨,但我又不能为你多做些什么……」 我的嘴封住了她的唇。温柔的舌吻逐渐融化了她的冰冷内心,或许也激起她内心渴望已久的慾望。两条舌头在紧闭的空间,交互纠缠着,彼此吸吮推挤……「嗯……好……好……舒……服……说……」 雪芬已开始沉醉了。打铁趁热,接着我开始展开另一波行动。一开始,我先从耳朵着手,细细地舔着她左耳,然后轻轻吹着气……「嗯……好……痒……哦……嗯……哎……」 她忍不住瘙痒噗嗤地直笑。「小树……你这样……人家会受不了啦……哦……好舒服哦……嗯……」 雪芬闭起了双眼,说得有气无力的。其实、这种催淫技法,相信应该没几个女人承受得了的。尤其是眼前的这个女人,在此时应是最为敏感。也或许是她很久没有受到男人如此温柔对待了,所以更显激动。爱抚的甜美滋味如潮水不断涌向雪芬的身体各个部位。性慾高涨的快感也迅速扩散全身。她的左手紧握着床边的扶手,手指头来回抠着床单,儘管身上还挂着点滴,并且有孕在身,但身体也不禁扭动了起来,双腿更不自觉地伸缩开阖,好一副淫蕩浪女的模样,竟让我心生莫名的慾念,好想再次佔有雪芬的身体啊!于是,姦淫有孕在身的前女友,这个邪恶念头也就在我内心逐渐浮现。 看着她陶醉的神情,当然要打蛇随棍上啊……我熟练地解开她上衣的钮扣,两侧翻开,她胸前的那两颗特肥大乳立时在我面前弹力十足地摇晃着。啊……虽然已经十来年未见,但她的胸部竟然长成这般的诱人啊……这对浑圆的美乳,上头各立着粗黑的乳头,大而明显的乳晕扩散围绕在乳头的周围。想必雪芬应是常被她老公蹂躏才会如此吧?!真是太可惜了,为什么自私的男人要如此暴殄天物呢?!我有些不捨,于是特别温柔地吸吮着她胸前这两颗柔软的肥奶。粗黑乾涩的乳头也特别需要我好好地吸入口中细细地咀嚼啊。「嗯……小树……小树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哦……」 雪芬似乎很享受我的吸吮,轻呼我的名字。我的手也没闲着,趁这时穿过裙内开始紧抠着她的大腿根部,并不断地来回抚摸。「嗯……哦……哦……耶……痒……嗯……好痒……嗯……」 雪芬有如整个人都开始要燃烧起来一般的呻吟着。「嗯……哦……耶……好……爽……哦……嗯……小树……你怎这样……弄人家……啦……」 雪芬对于我的侵犯,毫不以为意,甚至还颇为享受地低吟着。「嗯……好舒服啊……好久没这样了……小树……哦……」 在她呻吟的同时,我的舌尖继续轻舔着乳头,将乳头充分地吸吮咀嚼一番,藉由拉……扯……撕……咬……的细腻动作,再逐渐加大力度,就将两颗肥奶上的乳头彻底地蹂躏着。「哦……人家很舒服……哪……小树……你这样弄……人家会想要耶……」 雪芳闭着双眼,口里不断地喃喃碎念着,似乎很享受着我的奇淫舌技所刺激出来的快感。哈……雪芬,我就是要把你搞到发癫啊--虽然也是带有一些趁火打劫、趁虚而入的罪恶感,但内心里头一想到第一次在医院这样搞孕妇(自己的老婆都还没这样配合呢!),光是想像的情景,就足以令人无比亢奋啊!!!「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痛……轻……轻点……嗯……好爽……好爽……」 雪芳忍住一丝痛楚,轻咬着唇,不忘提醒我。舌头持续吸舔着乳头,在回过几圈之后,从乳房上围滑过,顺着乳房的曲线来到她的左边的腋窝。我举起她的左手,让我的超级淫舌向着腋窝的中心部位舔去……腋窝长着几棵稀疏的腋毛……浓浓的唾液与腋毛搅和着……尽情地吸吮着整个腋窝的周边。高亢的电流应该就是从她的腋窝产生,再传向全身。「嗯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嗯……好……痒……耶……」 雪芳忍不住向我抗议。「呕……小树……你……怎……会……这……么……会……舔……啊……」 「小树……太……舒服……了……好……爽……哦……真是太爽了……」 雪芬禁不住我的舌吻所刺激产生的快感,几乎叫了出来。 没多久,我将左手从大腿根部再温柔地移到腰际的三角裤上缘,开始在三角裤的上方游移。雪芬下体的阴毛不甚浓密,但还是她的蜜穴周围布成一个鬆散而突起的草丛堆,三角裤的外缘偶尔有几根阴毛窜出。虽然隔着一件三角裤,但手指碰触着她的玉穴门口,就像多年不见的情人,因误会分开,再次见面,踌躇在她家门口,不断地来回踱步着,就是不敢踏入一步。手指不断地来回,不断地张望,不断地叩门……穿过蜜穴周围的草丛堆,阴部琢磨的阵阵的快感反覆刺激,逐渐让她兴奋得娇喘不已……我问她湿了没?!她说湿了。 「啊……小树……你这样弄……人家下面哪会不湿啊……嗯……你都乱玩人家啦……」 雪芬嘟着嘴像个天真小女生般的抗议。哈……说我乱玩你?有没有搞错啊!你不是也把腿张得开开的?我心想。看着时机成熟,我终于将手指伸进三角内裤的里面……哇,发现宝藏了!!她的老公也太浪费了,竟把这么一个水源丰沛的水库随意弃置,真不晓得脑袋里头是不是装屎!!!于是我开始用手指往雪芬下体的神秘三角洲丛林前进摸索。一开始是稀落有致的丛林地带,再往下走,就来到神秘河谷了。我刻意地不让手指进入她的蜜穴内,只在穴门口徘徊。然后又是轻轻地用手指上下抠着她的玉穴门……光是这样的勾引,就已让她的蜜穴涌出大量的淫水,潺潺不绝啊。那水量之大,还是头一回碰到。心想,又不是发生火灾,怎会流出这么多水啊?「喔……好舒服喔……机掰好痒哦……哦……真是好爽哦……喔……」 雪芬忍不住地连连低声娇喘。「喔……真是舒服喔……小树好会摸哦……多摸人家久一点……喔……」 雪芬闭着眼睛,嘴里碎碎念着。好似十分享受这手淫的快感。听人家说孕妇的性慾特别强烈,今天亲眼看到雪芬这样,果然得到证明。「想要更舒服吗?!」 我心虚地问道。「你又要乱搞什么啊?!」 「待会儿你就知道了……哈……」 嘿~嘿~看我使出逼淫绝招,好好等着吧。 于是我来到床前,面对着雪芬的阴户,弯下身。拉起雪芬的小腿让它弓起跨在两旁的床扶手架……哈……雪芬待会儿就让我来爽死你吧……「啊……小树……你……想干什么?!」 雪芬一脸无辜地压低喉咙惊叫。看到雪芬受惊样,更让我有想立刻搞爆她的冲动……哈……我弯下身正好面对她的下体。开始舔着她的白色内裤。哦……My God……这味道……哇靠……这味道……雪芬下体阴部的腥臭味,迎面扑鼻而来……哇靠,你是几天没洗澡了,味道怎会这么……唉……可是她的身体其他部位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啊?怎会只有下体阴部的味道这么重啊……大概是看到我突然的迟疑,「小树,你怎啦?!」 雪芬稍稍抬起头问道。哦,儘管她下体阴部的味道这么重,但我下面的小头还是命令我为了达成任务必需强忍啊!还好不用撑多久,嗅觉就很快适应了,这腥臭的味道反而更让我的性慾高涨啊……唉!男人就是这么贱,只要有女人可以上,那怕多大的困难也阻挡不了……哈……我的嘴巴停在她的大腿两侧根部。对着她的白色内裤吸舔。这吸吮的情景,就像品嚐一个热呼呼的鲜嫩肉包,看着热气不断冒出,烧啊……呼……呼……自然地会想轻吹吐气,好把肉包表面的温度降低。然后……轻咬一口,肉包内饱满的肉汁溢了出来,舌头当然是尽力伸长,吸住涌出的汤汁。这样的吹拂,当然更把雪芬搞得是瘙痒难耐……「小树……你又在干什么啦……痒死了啦……你怎这么会弄啦……」 哈……我在干什么?!当然是在搞你啊……终于,我将她的白色内裤褪过膝盖小腿处,终于看到已多年不见的蜜穴,正鲜活生动地显现在我面前,此时我竟也嘴馋得猛吞口水。啊,这种期待已久的渴望还真是令人兴奋啊……乌黑稀疏的丛林,呈现在眼前。雪芳的阴毛不是很多,只覆盖在蜜穴的上缘一小区块。鲜嫩的鲍鱼,就种在蜜穴中间部位。黝黑的表皮被涌出的泉水浅浅地淹没,就像淋上汤汁,看起来相当的滑嫩可口,骨溜、骨溜的。「嗯……小树……你看什么啦……人家妹妹……会不好意思啦……」 雪芬害羞地夹紧大腿,掐住了我的头,还用左手遮住洞穴口。机车勒,我在看什么?!我当然在看你的机掰啊!雪芬这淫女让我搞她,却又在那边假装清纯。「哦~拜託你好不好,我是在帮你做产前运动……你懂不懂啊?」 我拨开她的手,没好气地说着。我不顾她的矜持,又再掰开她的两侧大腿。接着,要使出我的逼淫绝招了。舌头轻触到穴肉,舔了一小口。「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好……痒……嗯……」 雪芬马上起了反应,喃喃呻吟了起来。嗯,味道有些鹹鹹的,特有的浓烈腥骚味,又再催升肾上腺素,让我更觉兴奋。下体暴涨的阳具直辣辣地顶着裤档,挤压的痛楚让我颇为难受。龟头也不断渗出淫汤。整个身体的下半部都觉得火热起来了。雪芬的阴道在我的吸舔之下,淫水不断地涌出,淡水河氾滥也没这么离谱。「嗯……哦……哦……痒……痒……嗯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再……舔……」 舌头围绕在蜜穴的周围打转,如自动扫地机班往复地吸舔……「嗯……嗯……好……爽……哦‥再……舔……嗯……再……用……力……吸……一……点……」 哇哩勒,刚才还在那边说不要不要的,怎会现在马上变得这么淫蕩了?!这女人,还真是搞不懂她。「嗯……哦……亲爱的……哦……好棒……嗯……你弄得我……好舒服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哦……再深一点……哦……」 哈,雪芬中邪似的摇头低声吟叫,虽挺着六个月的身孕,但似乎忘了怀孕这件事,整张床抖得是摇摇晃晃的。「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好舒服哦……你怎会这么会舔啊?……太……爽……了……」 「哦……哦……足爽呢……哦……我……不……行……了……」 「嗯……小树……你吸得……太爽了……机掰……好痒哦……啊……」 你爽?!我可一点都没有爽到啊!弯着腰站在床尾这样搞法,我可累坏了……最要命的我的龟头涨得要死,又听到雪芬爽得叽叽叫,真是岂有此理!虽然很想脱下裤子掏出大阳具狠狠地给她这样插入,但怕插入她的阴道,万一不慎顶伤子宫口,搞得她流产那可就不好玩了。但我高涨的慾火可该怎么消掉啊?!山不转路转,于是我就问她,可以插她的屁眼吗?「屁眼?!那会很痛耶……」 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话。「那你看人家今天这么辛苦,也该有个代价吧?!」 我近乎哀怜地渴求。「可是屁眼耶?!你的那根插进去会破掉啦……」 拜託,之前我就插过你的屁眼,你忘啦?!再说之前你不也说过你老公很喜欢肏你的屁眼,甚至你自己都喜欢屁眼被插入的快感?!这女人啊,嘴馋又怕被人说闲话,真是机车到顶!「不会啦,我会先用手指伸进你的肛门润滑一下,并让肛门撑大些就比较容易进去了……」 「如果你觉得痛或不舒服,我就停下来好吧?!」 我还加重语气地保证。止不住我的苦苦哀求,另外也是为了回报我的辛劳,她终于点头让我进入她的肛门。肛交?!只是她有点想不通说,她现正躺着吊点滴,且身上还有身孕呢……怎么做啊?……「代就库…没问题,看我的……」 我跟她比了个OK的手势,请她放千百个心。唉,我也真佩服我自己,为了达到姦淫的目的,什么屁话我也说得出口啊。 为了保险起见,我还特地将病房房门下面的缝隙用纸版塞住,这样若有人突然开门进来才不会马上就闯进来。病房内的三张病床,床与床之间都有活动布幔,我再把遮住雪芬这张床的布幔拉开到墙壁,做好严密的防护措施,免得春宫外洩……看了护士的巡房表,如果没有特别呼叫的话,护士至少还要隔一个小时才会再来。我于是脱下裤子,爬到床上开始展开我的孕妇姦淫计划……哈……哈……首先请她先翻个身侧躺着。这样她就可以继续躺着吊点滴。而我则只要将她的左大腿稍为掰开,将硬梆梆的阳具顶成一弯勾,就可伸进她的屁眼了。 而在插入之前,我还是要做好準备工作。我把食指沾满口水,然后先慢慢地在雪芬的屁眼门口轻轻地磨蹭,好让屁眼熟悉异物的尺寸。「啊……啊……轻……点……」 虽然已知道要攻入屁眼,但还是让雪芬惊呼连连。食指接触到屁眼口,屁眼的肌肉像水蛭般伸缩了几下。慢慢地,一节食指的长度进入了。「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 随着手指的向前推进,雪芬不再抗拒异物与肛门的接触,反而开始喜欢肛交的刺激感。「哦……好爽哦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小树……你好棒哦……」 随着手指的全根没入,雪芬终于尝到肛交的初次喜悦。手指在肛门内游移来回,逐渐撑开肛门的容积,也为待会儿要用肉棒正式插入做好準备。这手指抽插的力道时而加重,时而短浅;可把雪芬搞得早早弃械投降。「嗯……哦……亲爱的……阿……哦……好棒……嗯……你弄得我……好舒服……嗯嗯……嗯……哦……插得好深……呼……哦……」 雪芬的鸡掰穴不知是破掉了,还是怎的?淫水氾滥成灾,连插在她的屁眼上的手指都沾得整支都是。不过这样反倒多了润滑的效果,手指头在肛门的肠道里头上下抽动,噗滋、噗滋的声音特别响亮。「哎唷……好……好嘛……哦……哎……喂……呀……我就……快点……丢出来……哎哟……哎哟……快……哎唷……我……我快出……出来了……」 「哦……我……丢了……丢出来……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 靠,光用手指就这么容易出来,真是太没挑战性了。刚刚不是还在推三阻四说不要的吗?这会儿,怎会马上高潮了呢?唉,女人真是搞不懂……经过手指头的先期探勘作业,屁眼的吸纳深度,已被开发出来。但一拔出手指头时,哇塞,那手指上的屎味还是让我不禁作呕啊……靠……Shit!!赶忙将手指上的黄色屎渍擦拭掉,期待已久的重头戏终于要上场了……坚硬的大肉棒稍稍有点软化,趁冷掉前赶快动作,不然要再重新生火起灶,不知又要等到何时。大肉棒抵住屁眼,我不敢马上攻入,先在门口磨擦钻洞。「啊……啊……轻……轻……一……点……」 拜託,又还没进去干吗叫那么大声啊?当然我也特别小心地慢慢插入……啊……开始进去……进去了……我屏着气,挺起下腰慢慢地推着大肉棒往前顶去。「啊……啊……痛……痛……轻点……轻点……」 雪芬咬着嘴唇交代着。「啊……好大……啊……屁股……痛……啊……快破了……」 随着大肉棒逐渐地向深沟挺进,雪芬所承受的痛楚似乎也开始加大。机车勒……哪会这么容易就破啊……不过,为了预防万一我还是在没入半根时,先停了下来。「啊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受……不……了……了……」 雪芬的叫声有点凄厉。好啦、好啦先停工休息一下啦。停工啦。也让我和雪芬都稍微喘口气。经过一阵的歇息之后,喘息声也慢慢地平缓下来……「我要再进去啰,」 我徵求她的同意。「嗯……要……轻……轻……一……点……哦……」 雪芬透着恳求的眼神说着。但她又接着说道,刚才在我的小弟弟进入后,虽然觉得很撑,但还不至于痛得无法忍受……凭着这点,我猜想她的肛门应该已能够适应大肉棒的尺寸了。慢慢地,活塞运动的力道逐渐加强,大肉棒也可以插入四分之三了。嗯……这应该就是极限了,所以就照着这个尺度,大肉棒在肛门内恣意地往复来回、进出、抽插。「喔……爽死了……喔……怎这么爽……喔……小树……好爱你……喔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 哈……终于找到和雪芬以肛交做爱的最佳的角度和深度了。「舒服吗?!」 就这样我躺在旁边,她背贴着我,然后我用双手握住她的双奶,用肛交来姦淫这个我曾交往过的前女友的熟女人妻。我一边搓揉她的乳房,一边还要撑扶着她的身体,使她还能够顺利地吊着点滴。「哦……你好坏啊……喔……喔……那么深……喔……喔……你的弟弟好硬啊……好胀……嗯……嗯……人家的屁屁……好爽……」 雪芬用近乎喘不过气的口吻说着。「我在补偿当初没跟你继续的情缘啊,哈……哈……」 说话的同时,我的大肉棒也正插入她的屁眼的直肠里,不断来回磨擦。底下支撑我们的病床也在我们运动时不断发出吱吱作响噪音,附和着雪芬因肛交所产生的痛苦与高潮交互嘶吼哀鸣,让整个病房充满淫靡的声息……不知抽乾了她的屁眼有几十下,或许有百来下吧,终于也操得龟头是瘙痒难耐,在忍到极限之后,才让精关一鬆,浓稠炽热的精液顿时如同山洪爆发般汹涌而出,深深地射入她的屁眼里。 那种震撼的快感,至今想起,小弟弟都还是觉得意犹未尽呢!!!完事之后,我又到浴室打了一桶水出来帮雪芬做简单的擦拭身体,由于雪芬入院的匆忙,该带的东西多没準备,连毛巾也没有,我只好将自己的棉质内衣当毛巾用,才解决该如何帮雪芬擦洗的困扰。 雪芬这次临时住院,很多东西都没带,比如说盥洗用具。于是,在操干结束之后,我又到医院旁边的便利商店买了免洗裤、牙膏牙刷、香皂、毛巾及一些杂志给雪芬。雪芬对我的体贴,更是感激莫名。我一直在医院陪雪芬到晚上八点多,其间我还打电话跟老婆诓说客户请吃饭要晚点回家,本来还打算晚上留在医院陪她,只是雪芬一直觉得不好意思,叫我无论如何一定要回家,我才不捨地与她告别。隔天,我再去医院看她。还特别拿了六千块给她,她感动得红了眼眶。激动得握住我的手,隐隐啜泣,断续地说:「小树,你真好。」 「你要多保重!」 看她这样,其实我也不好受。「你老公呢?!」 「我老公早上有来一下,不到十分钟就又走了。只买了一个简单的早餐,叫他从家里拿一套盥洗的用具及衣裤过来,好像要他的命一样……」 「这么差劲的男人,你当初怎会嫁给他?!」 「……」 雪芬被我这么一问,更是难过得不知要说些什么。我问雪芬几时可以出院。雪芬说:「早上医生有来看过,要是没什么噁心、呕吐的症状出现,下午就可以出院了!」 「那有没什么我还可以帮得上忙的?!」 「剩下是没什么事了,只是我已经两天没洗澡了,全身都觉得很痒,你可不可以帮我洗个澡?!因为人家挺个大肚子,动作不太方便……」 「你哦,你真把我当成你家老公啦?!」 一时间,我还真有点反应不过来。「嗯,你就让人家占一次便宜嘛……」 雪芬嘟着嘴,像个淘气的小女生。「唉,我怎会这么倒楣认识你这种朋友呢……」 儘管我表露出来的是一脸无辜样,其实我心里是暗爽,早上又可以享福利了,嘻嘻……我仔细地搀扶雪芬进了浴室。里头有一张坐浴用的塑胶椅。我让雪芬坐在上头,再帮她逐一脱去她穿的病人服及下体所着的白色三角内裤。脱下她的内裤时,我还顽皮地作势将她的内裤拿到面前闻香一番,她看到我这个举动,又气又好笑地说:「还玩啊……」 其实我也是想逗她开心而已,各位要是有机会去闻闻看孕妇穿了两天的内裤,那味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就清楚了,我闻过我老婆跟雪芬的,嗯……噁心到令人窒息……接着我自己也脱掉全身衣服,免得溅湿了,于是我也全身赤裸地开始帮雪芬洗澡。我用香皂帮雪芬涂满香皂,逐一帮雪芬全身搓揉擦洗,至于洗头因为我昨天忘了买洗髮精,只好将就用香皂代替。雪芬看我这么费心,当然更是乖乖地坐在上面任我摆布。 所以也算让我尽情地在此时玩弄她的身体。呵……呵……这坐浴用的椅子,中间有一个约我拳头大小的洞口,这个洞口刚好可以让我来洗雪芬的屁屁,我当然不会放过利用这个设计好好用两手清洗(蹂躏?)雪芬的屁眼跟阴道。雪芬儘管知道我在玩弄她,她也是不敢造次。 只有在操弄到高潮来时,扶住我的肩膀的两手才紧紧抠住,让我有些许的疼痛感。吊在胸前的两颗大木瓜当然不能放过,原本两颗垂死的木瓜在我的巧手玩弄之下,更是复活了起来,那两粒特大号葡萄乾反倒被我放在口中吸吮成有如小鸟蛋一般,精气得到吸附,神奇回春啊!! 当然我也有考虑到她毕竟还是有孕在身,调戏不能过火,否则〔落胎〕那就惨了。末了,换她说要帮我服务以报答我的辛劳,我才站在她面前让她用手抹上香皂帮我的老二及屁眼梳洗一番。同样的,当她的左手抓着我勃起的阳具,右手食指头伸入到我屁眼,一前一后同时夹攻,也是让我惊呼连连,最终还逗得我的老二在一大早就喷出一大沱宝贵的龙膏,害我差点软到没力跌倒,真伤……说实在的,我自己都没帮自己的老婆这么慇勤服务过,也不知为何会对雪芬这么呵护。 现在想起来,我自己也觉得相当不可思议。唉,只能说或许是佛心来的嘛……那次各自分开之后,直到她生完小孩,我才又见到她……没多久,她就跟我说她已经跟他老公离婚了……她自己带着小孩,搬回南部……